他依然潇洒如初

——访中国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陈铎
宋伟建

  初识陈铎是十多年以前的事。大约是在一九八二年前后,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一部长篇专题片《话说长江》,记得我在某个周未第一次看到这部专题片,立即就被它吸引住了。吸引我的首先是主持人那充满感情色彩的别具一格的声音,其次是主持人的翩翩风度与高贵气质。这位主持人就是陈铎。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同事们经常议论起陈铎和他的《话说长江》,常常提起的,还有陈铎先生那满头的白发,都认为陈铎的白发为他平添儒雅风韵、学者风范,只是没有想到他那时才刚刚四十岁出头。
  前不久,听朋友说陈铎到洛杉矶看儿子来了,我立即萌发了要采访他的念头。在朋友的安排下,我在华商博览会上与陈铎先生见面。当我一眼看到他,第一个印象便是:他依然潇洒如初!依然是那样的风采,依然是那样的气质,梭角分明的脸庞依然是既透着威严也透着亲切,话语中还是那熟悉的韵味。几天后,我终于能与他相向而坐,听他象《话说长江》一样对我话说从前。
  陈铎是中国第一代电视人。中国中央电视台(最初叫北京电视台)一九五八年九月二日正式开播,陈铎是开播的前一天到中央电视台报道的。时至今日,他已同中国电视事业一道走过了四十年的历程,因此,可以说他是中国电视事业发展的见证人。
  不过,当笔者问起他是如何走上这条人人羡慕的道路时,他却说那是阴差阳错与人打赌打来的。
  一九五八年,十九岁的陈铎高中毕业,他参加了高考,在等大学录取通知书期间,听几个伙伴议论说考艺术院校太难、太紧张,他很不以为然。小伙伴们便说:“不信你去试试”。“试就试!”争强好胜的陈铎马上就找广告,正巧看到中央电视台正在招人,陈铎便去应试。没想到一试就过了第一关,当人家告诉他准备参加第二次考试时,他说不来了。问他为什么,他说实际上他不喜欢这一行,不过是跟朋友打赌来试试而已,他想学外语,想干军事,所以还是要考大学。结果,他被中央台的主考官给好好地教育了一顿。那番诸如年轻人应听从祖国召唤,应为中国电视事业做贡献等等如今听起来很冠冕堂皇的话,当时是那样地激励鼓舞了他,他又一连通过四次考试,顺利地进入了中央电视台。
  一晃四十年过去了,当时的小青年如今已是近一个花甲的年龄。笔者问陈铎,儿时的理想因进入中央电视台而未能实现,现在想起来后悔吗?陈铎真诚地说他并不后悔,四十年来他学到了太多的东西,许多是上大学学不到的,如今他已离不开电视了。
  陈铎的确是学到了许多的东西。他曾主演过中国第一部长篇电视连续剧《新的一代》,虽说后来很少拍戏,但他对演戏一直情有独钟。在中央台内部的一次晚会上,他曾把莎翁的长剧《奥塞罗》浓缩成十几分钟的短剧,将上百演员的戏集中到三个人身上来演。十分文气的他在戏中扮演一位武将,过足了戏瘾。
  他还是中央台五大配音演员之一,配制了许许多多的译制片。从六十年代初,他又开始兼做摄影。那时中央台没有那么多的摄像,节目预告的画面大多是靠照片,每当有外国演出团来华演出,或是有其它需提前预报的活动,他都要去拍照片,就是从那时起他爱上了摄影,三十多年来从未间断。目前,他在三个摄影家协会里都担任着理事或副会长的职务,还出版了使用他的摄影作品的挂历。
  陈铎出名是因了《话说长江》。说起他做《话说长江》的主持人,也有点阴差阳错的味道。在《话说长江》之前,他曾为一些内部资料做过解说,但知道的人并不多。在为《西游记》配音期间,有人请他为专题片《丝绸之路》找解说员,谈话间忽然觉得你陈铎的声音不就很好吗?于是,他便成了《丝绸之路》的解说员。《话说长江》的导演是看了他为《丝绸之路》做的解说才找到他的。陈铎说,真正形成自己的解说——确切说是主持人的风格就是从这部作品开始的,这部作品也开创了中国中央电视台双人“主持”节目而不再是“解说”节目的先河。他参与录制这部作品也经历的一个从找不到感觉到能应裕自如的过程。一开始,他按导演的要求,试图去演好主持人,后来悟到“演”主持人总是有些矫揉造作,他便细心地揣磨体会,最后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十分人性化、感情化的主持风格。他不再是冷冰冰地将解说词念给观众听,而是象一个细心的导游一样,用娓娓的话语引领观众去看他所看到的东西,将他的现场感觉用十分生活化的语言传达给观众。
  在录制《话说长江》的过程中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片中有一个寺院里和尚撞钟的画面,解说词是这样说的:“‘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比起那些只当和尚不撞钟的,这个和尚可谓忠于职守。”恰逢当时社会上发生了一个对媒体批评对号入座的事件,《话说长江》的编导担心招惹同样的麻烦,就想删掉它。陈铎便说用两种不同的语调可以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经他处理也许不至引起麻烦,后来编导采纳了他的意见。陈铎先生将他当时的处理演示给笔者,令笔者不得不感叹他的智慧及中国语言色彩之丰富。当然,与此同时笔者更大的感叹则是:这小小的故事多么典型地反映出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政治气候中那种“乍暖还寒”的境况!
  《话说长江》播出后引起极大的反响,后来陈铎又主持了《话说运河》,同样取得成功,这两个节目便成了陈铎的代表作。后来他因公或因私到过世界许多国家,几乎每到一处都能碰到认出他的中国人,而人们张口便能说出的,就是他的《话说长江》与《话说运河》。
  其实在此之后陈铎主持过许许多多的节目,但似乎都未能给观众留下更为深刻的印象,当笔者对此表示出疑惑时,陈铎说:可见新的东西是多么有生命力,那两个“话说”就是因为开创了一种全新的主持风格才令人难忘。
  是啊,开创先河很难,突破自我更难。眼下陈铎正在录制八十集的《话说澳门》,很想在突破自我方面做些努力,这部专题片很快将会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
  陈铎先生此次是因私事来美,但职业习惯却让他时时想到工作。洛杉矶的高速公路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说回去之后一定要说服有关部门,做一个“话说洛杉矶高速公路”的节目。
  与陈铎先生相处时间并不长,但我却很强烈地感受到他那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拳拳之心,他曾在他的摄影挂历上化用一句古诗表露自己的心声:“不意人夸声色好,愿留心音在乾坤”!

Tel: (702) 767-9881 Fax: (702) 233-5128 Email: bluewindweekly@cox.net Address: 6480 W. Spring Mtn. Rd., #3, Las Vegas, NV 89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