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沙漠里耸立起魔鬼的丰碑 

——记本杰明·希哥尔与红鹤赌场的诞生(之一)

◎  宋  伟  建

 
  有人形容他长着一张英俊端庄又略显腼腆的面庞,有人描绘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有人说没有他就没有À­斯维加斯大道(The Strap),他的名字应该铭记在历史丰碑上;也有人说他是恶贯满盈的黑帮分子,名字应该刻进历史的耻辱柱;
  有人说他是多情种子,红鹤酒店开张时他的4个女朋友都住在里面;也有人说他深爱着那个绰号叫红鹤的女人,并用她的名字命名了酒店;
  有人说他认识半数以上的好莱坞明星,最大的愿望是当电影演员,可直到死后他才如愿以偿--成了一部电影的主角;
  有人说他是天下最好的好人,没有敌人,可他被9发子弹暗杀了,一粒眼珠迸出15英尺远,永不瞑目;
  有人说他或上天堂或下地狱早已被人遗忘,可也有人说在夜幕低垂时,无论是在红鹤酒店内的泳池边还是在À­斯维加斯大道上的棕榈树下,仍会看到他的幽灵在游荡……­
  他死不瞑目,他似有不舍,是不舍名为红鹤的女人?还是不舍名为红鹤的酒店?
  他的名字叫--本杰明·希哥尔(Benjamin Siegel)。拉斯维加斯的早期建设,特别是拉斯维加斯大道上所剩无几的第一代赌场--红鹤酒店赌场(Flamingo Hotel & Casino)的历史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说希哥尔是黑帮分子,那是一点没有冤枉他。这个1905年出生在纽约东区布鲁克林(Brooklyn)的小子大概在娘胎里就一肚子坏水,要不然怎么刚满14岁就有了一个日后人人皆知、可从没人敢当面叫他的绰号--“魔鬼”(Bugsy)了呢!少年希哥尔与一个日后跟他的事业和命运都有不可分割的联系的名叫梅耶·蓝思科(Meyer Lansky)的犹太少年一起,干尽了私酿劣酒、赌博斗殴、打打杀杀的勾当。街坊邻居一听“魔鬼-梅耶”帮来了都避之唯恐不及。他们这个帮派更因以签约订合同的方式参与其它有组织的犯罪活动、替别的帮派打人杀人而臭名昭著。随着年纪稍长,希哥尔和梅耶在包括意大利黑手党在内的纽约名号繁多的黑帮集团中名气越来越大。

  这些黑帮头目们以无所不用其极的各种手段敛集了大量钱财,他们也四处投资,从事或合法、或非法的商业活动。

  1937年,希哥尔被包括梅耶在内的其他黑帮头目委以重任,派到西海岸主管他们在这里的“业务”,其中包括收集能够影响赛马、赛狗结果的信息等等。

  希哥尔来到了洛杉矶,很快打进了他从小就很向往的好莱坞演艺圈,跟许多明星成了好朋友。他过着一种其他人很难想象的双重生活:在同一个夜晚,他既可以道貌岸然地参加演艺界名人们的聚会,又可以在聚会后马上安排黑帮分子们的非法活动。

     此期间,他在加州海岸的一艘游轮上经营过一个赌场,成功地挣到一笔钱,遂又在墨西哥等地进行了其它一些投资。

     1941年,希哥尔被内华达州解除禁赌令后日益增多的赌博形式所吸引,来到了拉斯维加斯。初来乍到的希哥尔看到的是佛利蒙特街上比肩而立的赌场,抽雪茄的烟雾从赌场大门里袅袅冒出;在通向加州的91号高速公路旁已耸立起 El Rancho Vegas 和 the Last Frontier两个赌场,四周则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待开发的土地。对赌场经营颇有心得的希哥尔兴奋不已,因为他知道,机会就在眼前!

     他说服梅耶和其他黑帮头目,在El Cortez、Frontier Club、 Golden Nugget几个小赌场投石问路,进行了第一笔投资,不久即收到丰厚的回报。他没有就此满足和沉迷,很快将目光投向了连接着南加州的拉斯维加斯大道。他梦想着要建设那种真正有吸引力的、赌客会如过江之鲫的大赌场,而不是去经营那种只做当地人生意的小赌场作坊。

  希哥尔的梦想也是好莱坞夜间俱乐部老板兼出版商的Billy Wilkerson的梦想,那时他正在兴建后来被希哥尔命名为“红鹤”的酒店赌场,但他的美梦已经演变成一场噩梦,因为他陷入了严重资金不足的困境。

    希哥尔和梅耶看准了这个机会,说服纽约和芝加哥其他黑帮头目一道入伙,注入150万美元资金掌控了这个工程,由希哥尔负责来完成它。

  尽管希哥尔踌躇满志,但不幸的是,他接手后不久也遭遇到同样的资金不足的困扰。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物资短缺,建筑材料价格飚升,而希哥尔又坚持在拉斯维加斯兴建这个前所未有的豪华酒店一定要用最好的材料,因此,资金不得不一路追加上来,引起合伙人的极大不满。虽然希哥尔支付超高价格购买建筑材料,加班加点地赶工,但酒店仍不能按计划完工。

  更糟糕的是,那些供应商们看准了希哥尔对建筑一窍不通,而且疏于管理,就放肆大胆地对他进行欺Æ­,甚至猖獗到明目张胆地盗窃--À­着建筑材料的大车从前门开进来,在工地里转一圈就从后门开了出去。希哥尔与他的合伙人因此损失了上百万美元。当希哥尔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的黑帮杀手本色再次显露出来,不止一个人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希哥尔的确是个杀手,可他不只是一个黑帮杀手,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杀手”。

    这时,年届40的希哥尔与一个名叫弗吉尼亚·西尔(Virginia Hill)的漂亮女人打得火热,还因此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圈子里招来一些闲言碎语。不过有人说他是真的爱着西尔,要不然他怎么会用她的绰号“红鹤”命名了他的酒店呢?他还在酒店院子里建了一个玫瑰园,特别种植了多种西尔喜爱的玫瑰。但也有人说他另外还跟多个女人拍拖,在酒店刚开张时,他的4个女友都住在红鹤酒店里,西尔还跟她们闹出了一些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丑闻。 (待续)


 

 

沙漠里耸立起魔鬼的丰碑 

——记本杰明·希哥尔与红鹤赌场的诞生(之二)

◎  宋  伟  建

 

  这么说来,西尔是不是太可怜了呢?如果这样想那就太小看了这个女人。事实是,这个绰号叫“红鹤”的女人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在与希哥尔来往的同时,还与多个男人有暧昧关系,并常常为此而沾沾自喜,甚至还不时地向别人吹嘘一番她的床上功夫。

  如此看来,可怜的不是西尔,而是希哥尔,因为在1946年,希哥尔的确是深爱着弗吉尼亚·西尔的。他¾­常驱车4个多小时,从拉斯维加斯到洛杉矶比华丽山庄西尔的家中与她幽会。他从不惧怕这种长途跋涉,想来也确实如此——想像着与情人幽会的欢乐情景,驱车在州际公路上狂奔,那滋味总比在酷热的红鹤酒店工地上监工要惬意多了。

  西尔的吸引力大过了酒店工地的吸引力,事情就更糟糕了。合伙人的不满随着追加资金的增加而日益加剧。当资金投入突破600万美元后,当弗吉尼亚·西尔开始出没于瑞士银行的消息被证实,希哥尔被认为有贪污嫌疑之后,包括梅耶在内的黑帮头目们开始酝酿用暗杀方式除掉希哥尔。对此,希哥尔的少年好友梅耶事后曾说:“我没有选择,如果我有决定权的话,他会永远活着。”

  无论如何希哥尔还是活过了1946年的圣诞节。这一年的12月26日,红鹤酒店在大部份房间尚未装修完毕的情况下仓促开张。希哥尔意在让酒店尽早投入运营,好让弟兄们的投资早一点得到回报,平息他们满腔的怒火。

  但是,正应了中国人的一句古话:屋漏偏逢连阴雨。天公也与希哥尔作对,豪雨大风使得他为酒店开张邀请到的近半数的好莱坞明星没有几个人成行,前来捧场的宾客们也不知为什么一个个手气出奇地好,人人都是赢多输少。因为红鹤酒店装修好的房间不够住,赌客们拿着在红鹤赢的钱跑到其它赌场花钱住宿。就这样,希哥尔的红鹤赌场开张伊始就遭遇了又一场财政危机,最后不得不草草收场,关门了事。

  红鹤再次开张已是次年的3月1日。赌场的运作渐趋良好,营利眼看着上升。不过,希哥尔的那些黑帮同伙们还是等不及看到红鹤给他们的回报了。

  酒店的建筑经理也发现了苗头不对,他对希哥尔说:“酒店里外都有许多来路不明的人,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希哥尔故作英雄状,笑了笑说:“我们从来不就是这样彼此杀来杀去的吗?”

  是的,他们早在二三十年前就是这样杀来杀去,不过那时希哥尔是胜利者,从来没有惧怕过什么,这回却不同。红鹤酒店的一位工程师事后回忆说,希哥尔每两个礼拜就会让他到比华丽山庄去,为他常住的西尔家的大门换锁,后来他有些腻烦了,再去换锁时就装模做样地在门跟前比划一阵子,然后将两把跟以前一样的钥匙交给希哥尔。

  暗杀的密令并没有因为红鹤酒店营利增加而延迟下达。而希哥尔却因酒店生意渐好,猜想黑帮同伙们会等着他为他们赚钱不会急于杀他而放松了警惕。

  1947年6月20日。这一天,弗吉尼亚·西尔人在瑞士。希哥尔因外出吃晚饭,回到女友西尔在比华丽山庄的家时已是华灯初上时分,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刚刚拿起当天的洛杉矶时报,一连9发军用步枪子弹穿过窗户击中了他。从颈后射入、从脸颊穿出的第一发子弹就永远击碎了他那张英俊而略显腼腆的脸,另一发子弹造成他右眼球迸出,警察是在离那眼球应该在的地方15英尺远找到它的,那时的它俨然一付永不瞑目的样子。

  暗杀发生后,警察到比华丽山庄调查,问西尔的一个邻居他是不是有什么仇人,邻居对警察说:“那个英俊的男人是天下最好的好人,他怎么会有仇人呢?不信你就去调查。”几天之后,那个调查的警察回来对这个邻居说:“你说的对,人人都说他是个好人。”

  这个案子永远没有被侦破,尽管后来许多人都能猜得到是什么人干的。

  在本杰明·希哥尔被暗杀若干年后,一部以他那不雅的绰号“Bugsy”命名的传纪影片被他生前钟爱的好莱坞拍了出来,在这部影片中他是无人可以取代的主角,虽说这正是他自幼的梦想,但遗憾的是他不能亲自上台扮演他自己了。

  本杰明·希哥尔死了,但他的灵魂却不甘离去,人们说在许多地方都曾看到过他的鬼魂。在比华丽山庄的家里有人看到他在攀援躲藏,那是因为他舍不得离开他深爱着的弗吉尼亚·西尔,却又深陷死亡的恐惧。在他住了一年多的红鹤酒店的总统套间里,在酒店的泳池边,在酒店外拉­斯维加斯大道的棕榈树下也有人看到过他,那是因为他不舍倾注了他许多心血的红鹤酒店。

  绰号“魔鬼”的本杰明·希哥尔也许真的不是一个象红鹤一样令人喜爱的“好鸟”,后人谈论起他也都念念不忘他的黑帮背景,但他为拉­斯维加斯大道的诞生的确涂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被暗杀后不久很快就兴旺起来的红鹤酒店赌场在沙漠里为他耸立起一座永恒的丰碑。  (续完)

Tel: (702) 767-9881 Fax: (702) 233-5128 Email: bluewindweekly@cox.net Address: 6480 W. Spring Mtn. Rd., #3, Las Vegas, NV 89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