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之七)

第二章

有灰度的人由痛苦而达观 (三)

    每个当下都有巨大的无穷性。唯有开放、妥协、包容、接纳、空杯,才可以实现自我超越。

  2、华为灰度的自由和进取精神
  
  万事万物的真,是万事万物所呈现出来的趋势和自然法则,这是万事万物的天性,这也就是通常说的“天真”。未来已经发生,只是还没有流行。唯有永葆“天真”的智者,才会分分钟抓住就在眼前的机会窗,才会全力以赴地扑上去,撕裂它,横着切,纵着拱,直落根本,实事求是,头拱地拿出绝活。

用万事万物的真看世界

  2016年年初,我跟10岁的女儿去看电影《美人鱼》。出了影院我问女儿:“电影怎么样?”
  她说:“星爷牛!星爷不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了,他在用章鱼的眼睛、美人鱼的眼睛、草地的眼睛、花盆的眼睛、水的眼睛看世界。”
  女儿的发现真让我惊叹。确实,周星驰不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这是一种多么高的境界。电影中,周星驰不断变化看世界的视角,一会儿以边缘人的视角看世界,一会儿用主流的眼睛看世界,一会儿又用吃瓜群众的眼睛看世界,他是用万事万物的真来看世界,于是他拍出了一部看似混沌凌乱而又活泼泼的电影。
  2016年2月,在巴塞罗那与任正非有一个小型恳谈会,我就用女儿的视角跟任正非交流,取得了预想的效果。
  我问:“我一个文科男,来到巴塞罗那,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切都新奇。华为庞大的展厅陈列着供应商和客户的产品。我突出的感觉是,华为不用自己的眼睛来看世界了,华为在用客户、供应商、供应链的眼睛看世界,在用‘万事万物的真’来看待世界,在用大自然最节俭、最经济的那种组织方式的真来看这个世界……”
  或许是我用“万事万物的真”来诠释灰度哲学,触动了任正非,还没等我提出问题,他就接过了话题:“我就讲一个最简单的真。我国互联网上,很少有科学论文,这些论文是全球科学家研究的最新成果,有利于创新。我们可以从国外的搜索引擎上看。我们知道这个世界向什么方向走?我们的差距在哪里?这些科技论文太重要了!关系一个公司的技术战略。高科技公司以技术战略为本。可惜,中国小公司看不到。为什么我们国家不能在互联网上把外国很多的科技论文都拿过来呢?它本身无关政治。但可能是拿来之后没人看,赚不到钱,引领产业的科学家是小众网呀。互联网公司要的是大众网。大众网就是拿来以后可以玩游戏,发发微信,赚赚钱。因为没有人为国家未来的发展考虑。所以这些论文都看不到,你就是在重复别人做过的事,或是你不知道这个方向而走了很多弯路,或者你根本就走不到。
  “我们没有这个问题,我们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我们参与全世界那么多组织共同研究标准。吸收了这么多优秀专家、科学家参加我们公司,所以我们没有受到这种限制,我们能感受这个世界的脉搏是怎么在跳。感受这个脉搏,然后把高端人士引进来一起再开放的讨论,我们再归纳一下,一个教授可能十几年,二十几年都没有突破,是有的。”
  任正非在这里是有特指的。2018年华为对“5G 码之父”颁奖。那是十多年前的投入,跟最前沿的科学家一起研发5G的源程序,让华为站到了领先的位置。没有技术战略的超前,就没有华为今天全球通信老大的稳定位置。
  天地万事万物的真,是天地万事万物所呈现出来的趋势和自然法则,这是天地万事万物的天性,也就是通常说的“天真”。“天真”正是智者看世界的出发点。未来已经发生,只是还没有流行。唯有永葆“天真”的智者,才会分分钟抓住就在眼前的机会窗,才会全力以赴地扑上去,撕裂它,横着切,纵着拱,直落根本,实事求是。
  任正非很“天真”,一旦被触发就说起华为是如何发现“真”的。除了每年国际科技前沿的研究论文,华为还可以参与各种各样的组织规则的制订,可以吸收最优秀的人才到公司,也可以在各种各样的国际活动中,组织世界顶级科学家和专家活动,在一杯咖啡中吸收宇宙能量。这个话题很美妙。
  当时有几个人在插话,我的问题还没有表达出来,就已经被任正非和与会者把话题接跑了。不行,我得把他们拉回来。
  我接着问:“任总,谢谢您刚才的回应。您在说华为人如何发现真。只要有了真,灰度哲学就有了方向和出口。您还提到灰度哲学是开放、妥协、包容……”
  任正非:“妥协是我们内部讲的,对外我不这样讲。这个词负面。灰度,其实不是妥协,灰度是很有进取精神的。”
  我又问:“当然,我理解灰度。灰度是万物一体,是不用自己的有色眼镜来看世界,而是以万事万物的本真来看世界,是以‘天真’的视角来看世界。”
  我当然知道灰度哲学不是妥协,但又是妥协。我理解的“妥协”,无非是说,你必须分分钟放空自己,放下你强烈的自我意识,放下你的自以为是,你必须以对方的眼睛来看世界,你必须以万事万物的真来看世界,你必须有 “天真 ”。你需要分分钟准备向“真”投降和妥协!这个视角的转换有着很深的意味。
  那是一个人把天地万物的真,当作自己的生命的真,这是同体大悲,这是万物一体之仁。一如老子所说,“贵以身为天下者则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者则可以托天下”。当一个人可以把天地万物看得跟自己的生命一样珍贵,就可以把天下寄存在他那里了;当一个人可以把天地万物看得跟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惜,才可以把天下托付给他。这些意识,任正非知道。唯其如此,他才可以用“妥协”替代灰度哲学。
  灰度哲学贵在以天地万物的“天真”,来看待世界、触摸世界和建设世界。唯有把天地万物的真当作自己的生命来爱惜,才是永续经营之道。

灰度哲学在实践中淬炼

  我在恳谈会上提出的“天真”话题,使任正非脸上有了温度,放松下来,微笑地看着我。
  我抓紧提问题:“任总,您的灰度哲学思想是怎么产生的?”
  任正非说:“是在实践中一点一滴学习来的。第一个点,媒体总说我们是学习毛泽东思想的。毛泽东思想有它天然合理的成分,但世界哲学是多种多样的。毛主席讲的是一分为二,讲的是斗争哲学。我们讲的是灰度哲学,是妥协,这两个不是一回事。我们公司内部大家喊的都是妥协的口号。第二点,如果孔夫子之道就能治国,《道德经》就能治国,怎么中国近几百年没发展起来呢?我们不要认为依托任何一种文化就可以促进任何一种发展。说不清楚你怎么吸收的能量,每个人都可以看同一本书,理解是不一样的。环境不断在变化,我们说攻一个城墙口那是大目标,很难有一个综合性恒定的判断。”
  任正非明白,现代企业经营必须向最先进的现代文明彻底开放,必须分分钟把自己放空,消除自以为是,才可能看得到、听得到、感觉到、知道万事万物的真在哪里,才会知道该从哪里汲取智慧营养。世界是丰富的,一种智慧打不了天下。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总有人说任正非是学习毛泽东思想,是学习毛泽东的军队管理思想。任正非在这次恳谈会上还说:“华为的文化某种意义上讲不就是共产党文化嘛,以客户为中心不就是为人民服务嘛;为共产主义理想冲锋在前,享乐在后,不就是奋斗者文化嘛。董存瑞和黄继光都是光荣的。共产党不是长期艰苦奋斗嘛。我们这个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有什么区别呢?也是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同仁堂说童叟无欺,不也是以客户为中心嘛。然后中国人说的勤劳,不也是奋斗者文化嘛。所以没有特殊的地方。”
  不错,毛泽东思想曾经对任正非有很重要的启发。比如“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他现在都深信不疑。以至于他把“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与最前卫的“让听到炮声的人呼唤炮火”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华为人人超越自我的顶层设计。
  但是,经营现代企业,不能不关注人类科技进步与智慧的最新发展。华为一直在向世界上最先进的组织学习。比如,请IBM、埃森哲、HAY等国际知名咨询公司建立流程制度管理,十几年投资超过 100亿美元。比如,华为时刻关注世界一流公司如谷歌、苹果的动向,关注新兴公司Uber和小米的最新动态等,从中汲取一个大公司的能量源泉。
  再比如向美军学习。美军发起并首先运用了互联网,美军也是利用互联网最好的组织。刺杀本·拉登,就是一个经典案例。几个大头兵,配备了美军的整体能力、全球海陆空信息和最强大的杀伤武器,时刻更新解决方案。大头兵按一下按钮,导弹可能就从遥远的大洋上向标的物发射了。美军提出“班长的战争 ”“让听到炮声的人呼唤炮火”,把美军整体的能量赋予一线大头兵,而同时却在锻造军人的基本品质上大下功夫。“不偷窃,不撒谎,不欺骗,也不允许身边任何人这样做”。这就是西点军校对军人的律条。西点军校校长的信条是:“随便给我一个人,只要不是精神分裂症,我就可以把他培养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领导者。”
  任正非有着同样的信念。为了学习美军,他甚至在阿富汗战争期间,在那里待了一个月,感受美军的真实律动。通过学习美军,他还深刻改变了华为的体制,并计划在未来10—15年,落地“让听到炮声的人呼唤炮火”、一以贯之的“铁三角”体制,为此就做了350亿美元的预算。
  任正非借这个话题,郑重声明,他的灰度哲学,就是向所有的智慧开放,向最前沿的科学思想开放,向最新的技术思维开放,华为就是个拿来主义。
  灰度哲学是个很深入的话题。任正非是在人生走得最窄的时候创立华为的。那时他已经深深懂得了世界的无穷性和自己的渺小。他后悔,怎么早先不懂灰度哲学,结果浪费掉了多少宝贵生命时光。于是,他放下了自己的所有执见,把自己打开,拥抱这个活泼泼的世界。后来,他借用耗散结构,来把灰度哲学系统化,这些年他又抱着极大的热情,潜心学习体会量子理论。
  他的灰度哲学,建立在扎实的物理技术基础之上。华为既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又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它不给自己设限,它用万事万物的真,来看待这个世界,来触摸这个世界,来建设这个全联接的世界。

灰度哲学的量子诠释

  物质的本质是什么?从人类对物质的认知来看,所有的物质可分为三个层面。
  第一层面是宏观,也就是可以被我们通过五官感知到的一切东西:天安门、故宫、房子、车子,乃至人本身。
  第二层面是微观,也就是我们可以借助仪器感知测量到的东西:原子、分子、电子、蛋白等。
  第三层面是超微观,对于这一类物质,我们只能理论推测或者实验验证,但从来不知道它的确切模样,包括量子、光子、能量等。
  物理学家发现,超微观决定微观,微观决定宏观!
  随着人类对宇宙、对物质的不断研究,我们发现了三个颠覆世界观和现有科学体系的成果!
  暗物质。在我们原来所认识的宇宙形态中,月亮围绕地球转,地球围绕太阳转,太阳则围绕更大的恒星系中心转……以此类推!星球之间通过万有引力相互吸引,相互绕转,忙而不乱!
  但是后来,科学家通过计算星球之间的距离和相互之间的引力发现,星球自身重量所产生的引力,远远不够维持一个个完整的星系,仅仅是现有质量和引力的支撑,宇宙应该是一盘散沙!
  宇宙之所以能维持现有的秩序,应该是因为其他物质,而这种物质直到目前还未被观测到,只能称之为暗物质!并且,根据计算,要维持现有的宇宙秩序,暗物质的质量必须5倍于我们现在看到的一切物质,包括黑洞。
  暗能量。已故的伟大科学家霍金曾经在《时间简史》中说过:宇宙的结局有两种,一种是不断扩散膨胀,直到耗尽所有能量;一种是在膨胀到一定程度之后,重新收缩并爆炸开启新纪元。
  据现有的科学观测发现,我们的宇宙不仅在不断膨胀,而且在加速膨胀;膨胀是需要能量的,而加速膨胀则需要不断有新能量的加入。这种能量到底是什么?科学家们也不知道,只能给它取名暗能量!根据科学计算,要维持目前宇宙的扩张速度,暗能量应该是现有的物质和暗物质总和所能产生的能量的一倍多。
  量子纠缠。两个相互纠缠的量子,不管相距多远,两者都不会相互独立,而是同时发生变化!当你对其中一个量子进行测量的时候,另外一个相距很远的量子也可以被预测状态变化!这样奇妙而客观的现象,在客观世界中无处不在,远到无穷远处的宇宙尽头,近到我们的身体本身!
  试想一下,我们每天都在呼吸,甚至整个人类和动物界都在同呼吸,吸入体内的氧气和各种物质结合,在人体的作用下发生一系列的变化。尤其是当两个人处在一个房间里的时候,一天大约有63克的氧气在彼此的肺中交换。
  那么是不是表明世界上除了五官感觉之外,还存在着第六种感知方式?比如:夫妻、情人之间的心意相通。量子理论把它称为心念波。每一种物质都有波粒二象性,由基本粒子和光波或心念波组成。
  被颠覆的世界观。之前的哲学和科学,一直认为世界是物质的,是可以被观测的,没有神,没有特异功能,物质和意识是相互对立的存在。
  现在发现我们认知的物质,仅仅是宇宙的4%;两个相距很远的量子,可以像神一样相互纠缠;把意识放在超微观、量子态去分析,意识和物质本质上并无差别!
  那么在96%的未知世界中,通过量子纠缠的理论,谁能保证在这些未知的物质中:有没有一些物质或生命不会以量子纠缠的方式来彻底地影响我们呢?
  世界真奇妙,世界真复杂。超微观决定微观,微观决定宏观。那是一种巨大的无穷性,不是线条和逻辑可以描绘清楚的。任正非干脆就把事物的这种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命名为灰度。他深知,宏观战略决策有作用,但是更重要的是开启微观层面的智慧,所以他要建立“让听到炮声的人呼唤炮火”的新体制。他寄希望于扁平化、去领导化、去审批,让数据驱动,让人人自发自主去关注当下的每一个节点,才可以达成公司整体目标。
  任正非提出东方玄学将在推动东西方智慧的发展中起到重要作用。而任正非提出的灰度哲学,其根源也就是中国的玄学。灰度哲学,是华为文化的灵魂,也是华为区别于任何一个世界一流公司最根本的地方。而任正非已经自觉地把他的灰度哲学,追根溯源到老子的混沌理论了。他还认为,唯有玄学,才可以为未来的企业提供一种整体观。因此,国外大公司要确立研究整体战略,还必须到中国大规模搞研发机构,才能在未来占领制高点。
  毛泽东的重要哲学著作《矛盾论》强调的是“一分为二”,那是从马克思《资本论》那里继承下来的“对立统一规律”。马克思是从黑格尔《小逻辑》那里继承下来的“否定之否定”规律,那是一个螺旋式上升的理论。这样理解的对立统一规律,与灰度哲学的本质上是相同的。可是,后来毛泽东把对立统一规律简单化,重点突出正反、善恶、高下等两个端点的区分,简称“二分法”或“两点论”。两个端点的不断转化被忽略了,剩下的就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在一般的看法中,毛泽东的“二分法”就是强调阶级斗争。“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辩证法的祖师爷老子始终把善恶、高下、前后、优劣、有无、难易、长短、多寡、曲直、真假等放在两个对立的层面,通过它们相互转化,从整体上把握事物。老子强调“反者道动”的灰度哲学,两个极端的相互转化构成了一幅混沌世界的总体观。这就是万事万物的实相。任正非的灰度哲学,与老子的混沌哲学是相通的。

乔伊娜是华为学习的英雄

  巴塞罗那恳谈会的时间在飞快地流逝。任总提到了灰度哲学是我的兴奋点,我接过了话题:“华为最核心的文化是灰度哲学,我感到在华为公司,‘二分法’的区分还是很多的,尤其在美国更是‘二分法’在看世界。”
  任正非接着我的话说:“你这个说法错了!田涛最近针对乔伊娜写的文章,就说乔伊娜是不完美的英雄,但也是英雄。乔伊娜38岁就去世了,而且比赛中还被查出吃过药。她是个有污点的英雄。我们也要改变公司对人要求完美的要求和评价,这抑制了很多干部的成长和发展。我们现在看,什么是英雄?英雄在那一段时间做出了贡献,就是英雄。不要求在孩童时代就有远大理想,也不要在以后背负着这个荣誉包袱,而要求任何时候不能玷污了我们这个队伍。不这么过度要求,我们千军万马就能上来。你不能要求英雄是一个完人、圣人。我们对人有完美的要求,就抑制了英雄的产生。这是为什么田涛写的这篇文章在我们公司反响很强烈。大多数人认为英雄是要完美的,但我们高层领导认为,英雄是不完美的。每个人对每个人的行为承担责任。我们最近有两个员工喝醉酒了打警察被抓。公司不认为这有多大事,这是他自己的事儿。他就是他,华为就是华为,华为也不是完美无缺,一点缺点也没有的。”
  “你这个说法错了!”任正非开头这一句,简单、直接,却有一种亲近感。顺着他的思路走,最后他同意了我的说法:华为内部大部分人恐怕还是“二分法”思维,他们大部分认为有污点的乔伊娜不可以作为华为英雄的象征。这不仅是华为高管的局限,这也是大部分人思维的局限。
  任正非的灰度哲学要落地,也就是如何能够转化这些人的视角和意识。我的问题是如何转化团队意识?我还没有说口出来,他就已经答出来了:“我让他们大辩论!哪怕是骂下天来都可以!大家在辩论乔伊娜,实际上在想着身边的人。”不同观点在一起碰撞,没有人给结论。只要一个人有良知,他就会知道别人在说啥。以这样的方式,拉抻当事人的视野和思维!真够绝的!
  不完美的英雄依然是英雄。在灰度哲学的旗帜下,有缺陷是正常的。不完美是应该的。只有圣人才完美,但这种人1000年也就出一个半个的,指望不上。用人之长,不必无其短;责人以全,天下必无才!华为现在呼唤英雄,新长征要开始了,需要千军万马齐上阵。哪怕仅仅有0.01秒的辉煌,乔伊娜就是英雄!虽然她重病缠身仅仅活了38岁,虽然她一直背负着服药的骂名,但是,她有阳光下那0.01秒的辉煌,她就是华为要学习的英雄!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18岁成为将军的霍去病,24岁就去世了。他从来不与士兵同甘共苦,不跟下属打成一片,也奢侈浪费,但他依然是功盖天下的英雄!罗纳尔多(大罗)不控制体型,爱泡妞,爱聚会,喜欢烤肉,但他是不折不扣的绝世天才!英雄和天才不喜欢被整齐划一,雄霸之主要有容人之量!
  与会的朋友纷纷插话。我还是要抓住机会,赶紧把我的话问完。
  我说:“任总,灰度哲学,对内部来讲,‘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华为的方向、大战略是共建一个全球连接的世界,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思维交锋就是你的灰度哲学与美国的二分法之间如何兼容?”
  任正非笑道:“其实你们误解了。美国也是一样的,美国比我们做得还好。我们有个技术团队,有几十个院士,还有一个做预研的两三万人的团队,他们是理想主义者,专攻最先进的技术。另外,我们有5000个技术专家和销售人员,他们负责聆听客户的声音。他们两个团队在一起吵,最后达成一个产品开发目标。你也可以说这个是两分法:一边是技术专家,他们看未来世界是这样子;一边听客户需求,关注现阶段需求是什么。最后,两边达成现实目标,把100多亿美元的预算拿去开发。其实这个过程是妥协,达成了理想主义、现实主义都能接受的目标。”
  任正非说的是美国创新型公司的一般做法,就一个课题组成不同的攻关组,各自封闭在一条路上走到底。在彼此不受影响、排除干扰的情况下,拿出独一无二的答案。然后大家再聚到一起“对决”。这样的方式有点不拘一格,显然是灰度哲学的应用。任正非总是可以避开宏观问题的讨论,而是善于从一个细节把宏观问题呈现出来。大家来自五湖四海,都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格局,都是可以在互相PK中,彼此推动对问题的深入。
  不完美的英雄也是英雄,不拘一格出人才,千军万马齐精进;没有一种智慧是完备的,不同思维意识抻拉、冲和,才会有接地气的当下智慧。这种思维和意识的开放、冲和与碰撞,正是灰度哲学的一个具体呈现。可见,灰度哲学在西方是可以找到同道的。

华为的能量方程式

  恳谈会开始了一段时间,已经有电话来催促任正非了。我得抓住稍纵即逝的时间。
  我赶紧说:“换个角度说这个问题,华为这次提出要‘共建全联接的世界’,在思想、意识、技术上最大的难题在哪里?”
  任正非沉思片刻便说:“最难的说穿了还是数学,还是算法上的突破。我们公司擅长搞数学逻辑,在搞物理上不行。在去年(2015)达沃斯我讲过我们不进入物理领域,所以日本人就死心塌地跟我们合作,因为日本人就是搞物理逻辑。你提到的那个‘氮化镓’那个词,就是物理。”
  任正非说到这里,停下了快速的话语,在纸上一笔一画写下“氮化镓”三个字,随后递给了坐在侧对面的我。这个下意识的沉静动作,不是话题的截断,而是话题在无声中的继续。那一笔一画的认真,表达了他对“物理逻辑”的虔诚。然后他继续这个话题。
  任正非接着说:“我们在日本有很大的研究所,只是研究新材料的应用,不会研究新材料本身,所以我们在全世界研究的过程中没有伤害所在国和所在企业的利益。我们在应用技术上发挥我们的作用,最大的难题还是数学的问题不能错,我们公司已经有十年的储备。”
  “人类世界未来是什么样子,我们现在都不能想象。生物技术的突破,你不能想象;人工智能的突破,你不能想象;人工智能最后两极分化更厉害,资本是雇佣机器人,不再雇佣真人。工人如果没有文化,不高度重视农村教育,农村孩子没有文化,现在我们农村一胎尚且没有完善的教育,二胎只有五六年时间就上学了,这五六年时间怎么能完善?如果我们没有做到完善,他怎么在信息时代就业?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凭人口红利就能取胜,这个时代是后技术时代,如果这个时代西方重新恢复竞争力,你用机器人我用机器人,不就是插个电嘛,如果西方重新恢复‘制造雄狮’了,那我们制造也会垮了。”
  任正非关注中国、人类发展宏观又具体的问题:什么样的教育可以让又一波婴儿潮的人们在高科技时代就业?那是一个智能机器人无所不在的未来呀!我们如果教育不搞好,这不是要出乱子吗?
  任正非提到的数学逻辑和物理逻辑的关系吸引了我。我又问道:“任总,您刚提到的数学逻辑和物理逻辑的关系。您说华为偏重于数学逻辑,日本很多地方是物理逻辑。我这个文科男可以弱弱地问,数学逻辑可以引领物理逻辑吗?”
  任正非坚定地说:“不可以这样说。不是引领。物理本身就是客观存在的,5G几千万年前就有,只是我们不认识,我们拿什么工具去认识呢?就是用数学的工具把它认识出来。物理现象早就存在,我们认识它们需要工具。数学引领物理世界不可能,物理世界早就存在,只是我们没有掌握。”
  共建全联接的世界,首要的难题是数学上的突破!不经意间,任正非说出了一个强音:算法上突破关键!难怪2016年华为的形象广告,要有一幅上帝粒子的图片,旁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数十年的厚积薄发,隐约听到了上帝的脚步声。”
  2013年5月14日,任正非跟我交流时曾经说:“物理学的时代结束了,要开启一个数学的时代。我在公司大会上讲话,提到物理学时代要过渡到数学时代的时候,有员工就找我谈,‘老板你说错了,石墨烯要重建物理学的时代,又找到出路了’。硅原子,四个原子的宽度就代表电子工业的宽度,我们现在已经做到28个纳米了,理论上4个纳米可以做到一个绝缘通道,一个头发丝是70个微米,1微米是1000个纳米,就是说我们头发的宽度是7万个纳米,电子的通道是4个纳米,也就是相当于两万分之一。硅时代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要靠数学来解决这一步。”
  这是我这个文科男不熟悉,但又是个全联接世界根本性的问题。开放的造物场域可能成为未来的一种资源配置方式,或许会经由“算法”上的突破,再配以超强的计算能力所形成的语汇系统与网络体系,形成一个足够强大的认知架构,去攻破物理逻辑不为人知的一面,去破解网络连接的密钥,造福人类。
  许多话尽在不言中。华为提出共建全联接世界的愿景有三原则:共建、共有、共享。完成这个系统工程,需要确立全联接的愿景:提升人类福祉,造福宇宙生态;催动每个人的热情努力,开启原力觉醒;发挥高意识思维作用,将高意识思维植入一系列心性品质。这些心性品质需要内化为每个参与者的血液和灵魂。用公式表示如下:
  华为能量方程式 = 喜爱(目标)× 专注(死磕)× 做好(绝活)
  这几年,华为的愿景与时俱进,可以看到华为拥抱新生事物的开放和决心。2016年华为提出愿景:共建、共有、共享一个全联接的世界;2017年确立愿景: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2018年更进一步明确: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这个愿景可以从时间轴和内涵宽度分解成具体的工作目标。工作目标必须是可度量的,不可度量就不是工作目标。
  专注死磕,代表了一种对目标的至诚,代表了一种专注、一种把生命交给目标的毅勇。死磕!死磕!死磕!代表了一种与目标同生共死的决心,没有深深的大爱和悲悯,就无法产生这样的毅勇,被喜爱的目标才能自我激励。
  当然,有了远景目标,有了专注死磕,你还需要拿出与众不同的绝活,否则所有的东西都没有意义。人靠绝活立身,企业靠好产品实现高收益。这是每个工作的标靶,不射中标靶,一切当然无意义。
  华为能量方程式,反映了任正非的底层思维操作系统。从公司管理到每个人具体工作,都可一以贯之。这个能量方程式,是地头力方程式的翻版。  地头力是老娘传给我的宝贵财富。我老娘吕春华,大字不认识一个,还是个裹着小脚的女人,却特别能干。她就是靠着“头拱地”的这种毅力,让我们有饭吃、有学上。1961年,老娘头拱地把大哥“拱”进了南开大学,1963年又头拱地把大姐“拱”进了鞍山钢铁学院。支撑她的不过就是一些口头禅:
  回到自己的地头,头拱地拿出绝活。
  头拱地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车到山前必有路,出水才看两腿泥。
  是人不用管,用管不是人。
  哪有那么多顺心的事?哪有那么多说道?自己把它拨拉过来,头拱地做好就是了!
  每一句都堪称经典,每一句都可以写成一本书。我最喜欢最后一句话。在生活中,我们总会遇到不顺心的事,会遇到算计、陷害和不测、灾难等。这时候如果一味抱怨,只能毁了我们自己。我老娘说,你只能自己把它“拨拉”过来,把不喜欢的变成喜欢的,接着聚精会神地专注去做,去死磕!然后把它做成绝活,你这个人就出来了。
  我从这个意识里提炼出6个字来,形成了一个地头力方程式:
  地头力方程式 =喜爱(目标)×专注(死磕)×做好(绝活)
  每个当下的创造力,可以归结为三个要素的相乘。
  第一个要素:喜爱。不管压力还是挑战,甚至是死亡威胁,你都必须调整心态,喜欢挑战,经过挑战,你才可能实现成长。你还要把这个挑战具化为一个目标,要全心全意地期待这个目标,你才会对当下这个目标产生强链接。
  第二个要素:专注。你还要专注你的目标,把生命交付给这个目标,死磕!死磕!死磕 ! 才有可能迎接挑战。
  第三个要素:做好。达成目标,你的付出才有价值,否则一切辛苦都一分不值。你必须在当下拿出绝活,完美地处理危机,你的付出才有价值。
  这个公式,每个因子都是软硬一体,可以度量,而且形成一个闭环。每个当下、每项工作都可以做成绝活,那么一个人就会找到生命成长的路径,一个公司就会冲破重重困扰,实现涅槃重生。
  一个简单的公式,一个简单的算法,解释了一切成就的内因,解释了宇宙的一切。研究华为越深入,越感觉华为就是建立在地头力之上的公司。
  确实,任何工作没有绝活,只是模仿,慢慢也就成了废人。
  在任正非2016年开年讲话中,他已经超越了一个商人的思维,在国家、人类和宇宙生态层面考虑问题了。他说:
  时代在呼唤我们,祖国的责任,人类的命运要靠我们去承担,我们处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为什么不用自己的青春去创造奇迹?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青春只有短短的几十年,我们要无怨无悔去度过它。我们的目的一定会达到,也一定能达到!
  内化了一等一的心性品质,华为人的磁场就会无比祥和强大,会毫无声息地走进任何一个人的内心,走进天地万物的天性,从而连接世界,连接宇宙,提升人类福祉,造福宇宙生态。
  在2016年巴塞罗那恳谈会上,任正非说道:
  第一,中国首先要保护知识产权,才会有原创。第二,我们的人要耐住寂寞,现在泡沫化的社会中不会产生科学家。几十年以后我们还在泡沫边缘化上,最后会被历史抛弃。所以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耐下心来做学问,太难了。一个浮躁的社会重归理性,需要几十年的回归。本来社会就不应该主动泡沫化,过多的泡沫化再倒回去太难。要几代人重回冷静,队伍中才会有真正的科学发明。像日本人得了诺贝尔奖后,日本媒体都在批判反思,这些成果是几十年前做的,现在的日本社会还能抓到这样的机会吗?日本社会浮躁泡沫了,媒体批判,社会就反思为什么几十年前能做到,几十年后却做不到了。日本比我们还要踏实得多。我们去年屠呦呦获得诺奖以后,则是沉浸在过去的温床上,一种复古的潮流又在兴起。这就是差距。所以我们要成为世界文明的主导,还是要回归理性。
  我认为,第一,我们的创新要向美国学习。美国的创新是不竭的动力。第二,要向日本、德国、瑞士学习,发挥工匠精神,就是要踏踏实实地做东西。日本有个小公司研究螺丝钉,几十年就研究一个螺丝钉,它把螺丝钉做到不会松开。全世界的高铁、飞机高速运转的设备都用它的螺丝钉。德国如果不是劳动法的影响,全世界的汤勺都是德国制造。高级水晶杯、高级的银餐器都是德国小村庄生产的,我去过两个小村庄,他们打出来的表格说他们从来不谈销售,他们谈占世界份额的多少,村办企业啊,讲的是它占世界份额的多少。所以这一点来说,我们要回归踏踏实实的经济,经济的增长不可能出现大跃进。
  任正非点出了当今中国乃至全球一个紧迫而深远的问题:走捷径、大跃进、泡沫化贻害无穷。一种走捷径的躁狂症正在中国肆虐,让人心不静了,不再有聚精会神的工匠精神。这是共建全联接世界的黑洞。
  泡沫化的社会如何回归常态?难道人类必须走上一条毁灭的道路,才能重生?从任正非深深的忧虑中,我也感受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一个多小时的交流中,这是任正非始终抓住不放的主题。
  这是灰度哲学可以用力的地方!这个世界一片混沌灰度。在当今泡沫化的社会中,任正非依然是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还在华为建立英雄主义文化。这是一种坚定的信仰!唯有这种信仰,可以划破混沌,驱散泡沫,照耀这个全联接的世界。
  在混沌而泡沫弥漫的社会,任正非坚守灰度哲学,凭借信仰走出黑洞、驱散泡沫,老子曾有过经典描述。《道德经》第21章写道:“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直译过来是这样:大道表现为具体存在时,模模糊糊,并不是非白即黑。模模糊糊中,有若隐若现大的景象;恍恍惚惚中,存有物质的巨大无穷性;在混沌灰度之中,万物都有精灵,这个“精灵”就是万事万物的基因;这个精灵实实在在,就维系在一个“信”上。你信,它就有;你不信,它就无。从远古到现今,万物众生莫不呈现这样的规律和真实。            (待续)

Tel: (702) 767-9881 Fax: (702) 233-5128 Email: bluewindweekly@cox.net Address: 6480 W. Spring Mtn. Rd., #3, Las Vegas, NV 89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