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内华达艺术学院

D360内华达艺术学院

NEVADA  ARTS

雲南過橋園

yun-nan-garden 1洛杉矶的多年名店,深受大众喜爱,于几 年前到拉斯维加斯开了分店, 仍然一如既往地门庭若市。 洛杉矶的多年名店,深受大众喜爱, 于几年前…

Las Vegas, Nevada View details
陈俊龙国际植牙医学美容中心

D152陈俊龙国际植牙医学美容中心

DENTAL IMPLANT

少林功夫院

D076少林功夫院

SHAO LIN GONG

Las Vegas, Nevada View details
资深贷款顾问:王佳玫

D277资深贷款顾问:王佳玫

SENIOR LOAN

新城地产

D007-B新城地产

ALL VEGAS

Las Vegas, Nevada View details
何运龙医师

D051何运龙医师

DR. SONNY HO

人人保险 人人理财

D007人人保险 人人理财

FAMILY TRUST INSURANCE . UNITED FINANCIAL

State Farm徐豫蓉

D367State Farm徐豫蓉

AGENT: DIANA

陈玉平牙医诊所

D004陈玉平牙医诊所

GREATER LAS VEGAS

  ——拉斯维加斯色情业透视

 

声色迷人眼  诱的游人醉

——拉斯维加斯色情业透视

宋伟建

2004110日,世界最大的家用电器展在拉斯维加斯会展中心开幕,来自全球数十个国家的数千商家、十余万访客参加展览。在会展中心的主入口处,笔者看到了这样一组画面:在汹涌的入场人流的一侧,有二十多个人面对人流排成一列,乍一看,俨然一付列队欢迎的架式。莫不是某个政府部门派出的人马,在此代表拉斯维加斯向与会者表示欢迎不成?哎,不对呀!若是政府仪仗队什么的,总得弄些个像模像样的人吧,为什么这拨人里既有年龄已是祖父、祖母级的老伯、老妪,也有十七、八岁的豆蔻少年?尽管大多是青壮男女,却衣衫不见整齐化一,仪容颇多邋遢委琐。不过他们也有整齐化一的地方,那就是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画片或小册子之类的东西,不停地重复着向路过面前的游客手里塞的动作。他们在干什么呢?

当笔者趋近一看,方才恍然大悟!他们是在派发黄色广告!那些小画片上一律是性感妖艳的祼女,写着极尽性挑逗、性暗示之能事的广告语,有的说是提供按摩、伴游、脱衣舞服务,但充满性诱惑的画面和文字却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小册子中是更露骨的图文并茂的黄色内容。笔者拍下了这一幕,并以“盛大的展览,盛大的荒唐”为题,将此照以图片新闻的形式发表在拉斯维加斯《资讯报》头版上。

其实,这种“盛大的荒唐”并不仅仅在此处上演,如果你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上走一遭,还会不只一次地遭遇类似这样的“列队欢迎”。另外,在公车停车站的橱窗边上,在路边的矮树墙上,甚至在路边垃圾桶的顶盖上……你几乎随处都能看到摆放整齐的黄色画片,供过往游人取看。每当有风吹过,这些黄色画片便会四处飞舞,一个个丰乳肥臀的女人便在地上随风翻滚。

这就是“盛大的荒唐”了吗?也不尽是。比起出租车拉着成人“秀”中露臀美女排排站之类的广告走街串巷,这算是“小儿科”行为;比起成人俱乐部的专用宣传车拉着几倍于真人大小、做着最性感挑逗动作的女郎,在最繁华的拉斯维加斯大道上招摇过市,这算是小巫见大巫;比起你开车走在路上,巨大的路边广告牌上一个个几近全裸、玉体横陈的女郎哐当撞入你的眼眶,她们正在将穿的少得不能再少的一点点东西拉扯着要脱给你看,肆无忌惮地挑战过往驾车者的感官……与这些相比,派发点黄色小画片简直不值一提了!尽管如此,这些也不过是拉斯维加斯色情业的冰山一角!

拉斯维加斯色情业历史悠久

拉斯维加斯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异的城市。色情业发展的源头与赌博业的诞生一样,可以追溯到一个半世纪以前。

1859年,银矿的发现引来大量的淘银工人聚集,在只有矿山和帐篷的内华达荒漠中,男性工人们在劳作之余没有任何娱乐场所或娱乐形式可供他们发泄过剩的精力,聚众赌博便漫延开来。赌与嫖从来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在有男人又有钱的地方妓女是不会缺席的,她们如蝇逐臭般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用肉体为矿工们提供一时的欢愉,吸纳他们手里的金钱。

随着赌业的兴盛,色情业也曾堂而皇之地由地下发展为地上,也有过登堂入室,攻城略地般的兴盛,但也曾遭遇过与禁赌一样的禁娼的命运。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联邦政府面临如何使内华达州这块贫瘠的土地富裕起来的难题,税收不足是一大障碍。此时有人提出在内州解除赌禁与娼禁的建议,联邦政府为此展开了大辩论。一派意见认为,赌与嫖是人之本性,本性益伸张而难扼制,强行禁止无济于事,内州为荒芜不毛之地,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尤其不易,不如因势利导,开放赌禁与娼禁,以此增加税收,发展经济。当然,也有冠冕堂皇的反对解禁的意见。但最终还是主张开禁的一方占了上风。1931年,一个赌博合法的法案在内华达州议会获得通过,与此同时,娼妓在内州也经立法而合法化了。内州因此举而成为当时全美范围内唯一一个可以合法开设赌场与妓院的州。

不过,在南内州的拉斯维加斯市区,娼妓招摇过市的日子远未能如赌徒般幸运和长远。妓院业虽与赌博业同时出山,却很快就夕阳西下了。道理很简单,娼妓的荷包鼓了,赌场老板的荷包就瘪了,开妓院的老鸨最终被开赌场的老板利用金钱与政治的力量赶出了拉斯维加斯市区。

或许我们应该说,如果没有这一役,就没有拉斯维加斯的今天。试想一下,如果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上,超级豪华的妓院与超级豪华的赌场酒店比肩而立,拉斯维加斯能演变成如今的家庭乐园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吊诡的是,如果这个城市纤尘不染,绝无“盛大的荒唐”之类的荒唐事上演,一如迪斯尼儿童乐园般纯洁无暇,拉斯维加斯能有年逾4700万游客的今天吗?答案可能也是否定的。因为,拉斯维加斯的魅力就在于它的多彩多姿。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也许就是它的宿命。如果人们能够记起,拉斯维加斯作为赌城存在的理由本来就是政治向人性让步,理智与欲望妥协的产物,对此就更不难理解了。

拉斯维加斯色情业的存在分为地上与地下、合法与非法两种形态。公开与合法的色情场所与色情服务包括成人俱乐部、成人电话服务、成人电影频道、半裸与全裸(包括舞女与舞男)的脱衣舞厅、拉斯维加斯外围小镇的合法妓院等等,部分号称最性感、最疯狂的成人上空秀(无上装表演)也应列入其中。地下与非法的色情行当以暗娼为主。另有游走在合法与非法之间,以伴游、按摩为掩护的色情服务,以及换妻俱乐部、浪荡客俱乐部、成人派对等,不一而足。

    有人将拉斯维加斯的色情业称之为“色情工业”,不无道理。一则,其种类繁多、规模庞大令人印象深刻;再则,此行当一定是拉斯维加斯的税收大户,称之为“工业”,虽不无讽刺,从这个角度讲却也贴切。

生意红火的脱衣舞俱乐部

脱衣舞俱乐部(Gentleman Club),或称成人俱乐部是拉斯维加斯色情业的主力军。在与拉斯维加斯大道的繁华路段平行,临近15号高速公路的工业路(Industry Road.)与高地路(Highland Ave.)上,是脱衣舞俱乐部最为集中的地方,大约有10多家。这些脱衣舞厅分为半裸与全裸两种,规模各有不同。

一家名为Sapphire Club的成人俱乐部号称是全美最大的脱衣舞俱乐部,据说在最为热闹的夜晚有200名以上舞女在此聚集。此舞厅有加长礼车接客服务,代客泊车服务,入场券卖到30美元一张。或许是这家舞厅的主人追求此行当中的较高品位,能在此跳舞的舞女们个个身材姣好,舞技一流。在中间立有一个亮闪闪钢管的圆形舞台上,轮番上场的舞女们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一个个使尽浑身解数,尽展其钢管舞技,与此同时,也极尽卖弄风骚之能事。当她们轻解罗衫,玉体半裸之时,便是围坐在舞台边就近观赏的秀色食客们向台上撒钱的时候。一支曲子结束,舞女跳舞的动作戛然而止,接下来是跪爬在舞台上四处捡钱的动作。

据说这里的一个舞女在生意好时一个晚上的小费收入可达数百元之多。当然,仅靠轮不上几次的钢管舞表演的小费收入还是不够,她们还需要在台上的舞女挣舞台边的观众们钱的时候,向坐在离舞台稍远处的观众兜生意,挨桌询问哪位观众需要膝上舞服务。所谓“膝上舞”,就是在远离舞台的隐密处,一位舞女对一个观众的“零距离”跳舞。其实这时再说“跳舞”已不准确,称之为零距离“接触”更恰当。舞女以最性感、裸露、挑逗的动作为你做贴身表演,在离你的眼睛近在“咫寸”的地方撩动你的神经。按这一行当的规矩,舞女可以触摸客人,客人只能垂手端坐,能做的也只能是零距离饱览美女胴体,过过眼瘾而已。不过也有不规矩的客人动手动脚,有些舞女会有反对的表示,有的也就由他去了,为的是让他痛快地掏腰包。膝上舞时间的长短也是按舞曲计,一支曲子收费20元。

这些舞厅也有专做当地人生意的,只要出示内华达州的身份证件就可以免费入场。这类舞厅通常会人声鼎沸,舞女档次也参差不齐。不过,就是这类舞厅有的也有加长礼车的接客服务。

工业路与高地路上的舞厅只有舞女没有“舞男”,在拉斯维加斯大道北端,有一个两层楼高的全裸脱衣舞俱乐部则是男女生意一起做,楼下舞女跳给男人看,楼上舞男跳给女人看。女人看全裸舞男表演要远比男人看全裸舞女表演更为热闹和投入,人群中不时传出尖叫声,付小费也更慷慨大方。每当有女观众应邀上台配合舞男表演时,台下的女人们就进入一种近乎疯狂的状态,喊声、叫声此起彼伏,这个舞男就可以大把收银子了。不过,比起舞女们上翻下滚、买力演出的钢管舞,这些表演的男人们称之为“舞男”实在有些牵强,他们大多并没有什么“舞”的动作,有的只是放肆地展露发达的肌肉和半遮半掩地展示发达的男性器官而已。

据资料载,多达数千名来自世界各国、有着各种不同身份背景的舞女活动在拉斯维加斯的成人俱乐部里,舞男并不多见。在舞女们中间不乏正在就学的女大学生,她们白天走进课堂,夜晚走进脱衣舞俱乐部,以此方式赚取学费。

无论是供职在固定的脱衣舞俱乐部的舞女,或是游走在不同俱乐部的舞女,不管是做半裸还是做全裸表演,她们大多谨守分际,受法律保护。据说也有与客人暗中达成交易,外出卖淫的,在拉斯维加斯市区那是已越雷池的犯罪行为。

游走在合法与非法间的按摩行业

在拉斯维加斯的脱衣舞俱乐部里东方面孔不多,很少见到华人。文化的隔膜与语言的障碍阻碍了亚洲各国的移民进入这一领域。但在按摩业情形就大不同了。


亚洲人一般是以自开按摩院的方式进入这一领域,但经营手段各有不同,大多是游走在合法与非法之间,因此也就有了大起大落的发展过程。据说前些年按摩院大多为韩国人所开,最多时多达数十家。早期的按摩院行业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就是拉斯维加斯警方对此行业中的色情服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基本是不管不问的态度。也许是过于相信这种说法,许多按摩院替客按摩完全成了幌子,服务小姐连基本的按摩技巧都不懂,有的只是所谓“半套”(替客人手淫,俗称“打手枪”)或“全套”(卖淫)的色情服务本事。她们或是随客外出卖淫,或是在店内就宽衣解带。当此类非法色情活动越来越放肆猖獗起来,终于超过了警方的容忍程度,最终招来了拉斯维加斯警方的突袭检查,一个晚上就有十多家按摩院被勒令关门停业,以至使这一行业沉寂了相当一段时间。

近几年,华人继韩国人之后开始进入这一领域,华人按摩院如雨后春笋般开办起来。如果说,华人按摩院的兴盛是因应拉斯维加斯华人越来越多的需要,却也显得牵强,因为无论是一般按摩院还是足疗按摩,登门造访者绝大多数还是美国人,华人占极小比例。有业主透露说:老美顾客上门,大多是规规矩矩做按摩,而华人顾客本来就不多,有几个上门的也不是来做按摩,而是来找“小姐”的。他的意思是嫖客找妓女,令一些正派经营者不胜其烦。

华人经营按摩院大多谨慎小心,合法开店,难有不逾矩者,却也不敢过于放肆和明目张胆。据一位业者透露,常有警察冒充客人打电话或亲自上门来访查,如按摩业者提供超出经营许可的色情按摩服务,轻者罚款,重者被勒令关门。如向冒充嫖客的警察卖淫,当事人及业主都有遭逮捕的危险,多数华人业主是不敢如此乱来的。不过,也有人主张按摩业主应联合起来,向政府呼吁将“半套服务”合法化,他们认为,美国人视此就象吃饭穿衣一样,是身体基本需要,而且此项也可以被视为替客人放松身心的按摩服务的一部分。不过,此呼吁的前景并不看好,因为它客观上可能会起到助长非法卖淫活动的作用。

拉斯维加斯周边的合法妓院

我们说拉斯维加斯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城市,那是因为美国本来就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国家,比如同为内华达州,在拉斯维加斯市所属的克拉克郡卖淫为非法,而离城数十英里外的周边小镇因属另一行政辖区奈郡(Nye County)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开妓院,卖淫活动完全合法。合法妓院是内华达州“特产”,在全美范围内唯内州独享此特权,如前所述,这也算是“历史遗留问题”。据拉斯维加斯观察报(Review Journal2005年的一篇报道称,在全内州境内仍有24家妓院,离拉斯维加斯最近的当数80英里外奈郡的百蓝波小镇(Pahrump)的几家。


同样有合法的营业执照,百蓝波的妓院也并不都是“生意兴隆”。一个名为
Sheri's Ranch的妓院规模宏大,占地有数英亩之多,内设酒吧、商店、按摩浴室等,院内有露天泳池,泳池周边有数幢建筑,租金以小时计费,价格不菲,如果加上妓女性服务的要价,非腰缠百万的大嫖客是不敢问津的。妓院内还设有宾馆,房价不贵。不过,宾馆可不是嫖客的销魂乡,那是给把妓院当作度假胜地的人住的。当然,如果你只住不嫖,不往妓女身上撒银子,恐怕人家也不会让你住。妓院老鸨打得是嫖客们白天逛妓院,晚上住宾馆养精蓄锐,第二天再来送银子的主意。妓院里的每个妓女都有自己的房间,那才是她们“做买卖”的地方。据一位妓院经营者称,按内州法律规定,妓院业主不许替妓女开价,妓女收嫖客多少钱那是她们自己的事情,一次性交易的最终价格往往是嫖客进入妓女房间后讨价还价的结果,因人、因“服务”不同“售价”也有天渊之别。

Sheri's Ranch大概可以算得上是最高档次妓院了,与它相距仅数百呎之遥的鸡寮(Chicken Ranch)妓院规模就差了许多,而与号称是全美独一无二的妓女博物馆毗邻的“蝴蝶夫人家园”、“樱桃牧场”两家妓院,别说是访问者,就是真正的嫖客如果是第一次来也会望而却步的。它们位于百蓝波小镇之外、一条坑坑洼洼却叫着一个好听名字(水晶Crystal)的小路深处。相距不远的两家妓院都是小小的低矮平房,周围杂草丛生,涂抹得五颜六色的招牌土里土气,象是城里坏孩子们的涂鸦作品。一个制作粗糙的妖艳女郎的雕塑立在门口,高高翘起的屁股上插着鸡毛,想必西方的妓女也被视为鸡,东西方文化在这一点上如此相像也真让人感叹。奇怪的是,就这么破败的地方,在离它不远处竟有一条飞机跑道,居然还有一架小飞机停在那里,难道还有驾飞机的嫖客到这种地方来?真不知该做何解释。

那个有大大的广告牌立在百蓝波镇街头的妓院博物馆称得上是天下一绝!名为博物馆总要有个象模象样的建筑、象模象样的招牌吧,完全没有!有的是与那两家妓院一样破败的低矮平房,一样的杂草丛生,推门进去里边黑洞洞、阴森森,小小的吧台后站着一位老年妇女。这就是妓院博物馆吗?将信将疑地问上一句,和蔼可亲的白人老妪证实这就是全美独一无二的妓院博物馆!当眼睛适应了室内昏暗的灯光后环顾四周,发现这个所谓的博物馆也就一、二千平方英尺大小,斑驳陆离的墙壁上贴着一些旧报纸,走近细看,大多是20世纪初至三、四十年代的内州各地报纸,剪成一块块贴在墙上的全是与妓院、妓女相关的新闻。其中有一张半个多世纪前内州各地妓院的分布图,图上的标示显示,当年拉斯维加斯市区有许多妓院,大多分布在后来改建成高速公路的大道两旁。从这些剪报还可以看出,那时内州妓院每年都有评选活动,妓女每年都要举办选美比赛,评选出服务最佳的妓院,选出十名最有姿色的妓女,登报昭告天下;每一任州长、或准备竞选州长、议员的人都会到妓院来参观访问,发表高论,因为他们的当选和连任都有赖于妓院老板的支持;一些著名的歌星、影星,如:猫王、格利高力·帕克、约翰·维恩等都曾是妓院的客人,他们的照片被登在报纸上,成为这些妓院炫耀的资本……

在博物馆一角的一个长方形橱窗内有一具真人大小的骷髅,吧台里的白人老妪讲述了上个世纪初,西部蛮荒时期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这具骷髅当年是一位名妓,名叫Tierrysa,是樱桃牧场妓院最红的妓女,曾三次获得内州妓女选美第一名。她人漂亮,为人好,生意因而火爆,但因不懂行规,接待了不该接待的人,抢了别人的饭碗,结果被其它妓院老板雇用杀手砍断了双手。仔细看那骷髅,会发现确实是一具无手骷髅。残废的她虽然活了下来,但已无法接客,最后服毒自尽。她死后人们将她制作成骷髅标本,以此方式来纪念她。

没有想到这个狭小昏暗的博物馆、这些灰暗发黄的旧报纸竟盛载着如此厚重的历史!它不仅昭示了内州妓院业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曾有过的不可一世的辉煌,而且还淋漓尽致地揭示出,仅上溯半个多世纪,在西部蛮荒时期的内华达沙漠,人们曾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那时的社会盛载着怎样的价值体系和人文环境!

蓦然回首,让思绪在瞬间跨越时空回到现实,方知在这半个多世纪里,拉斯维加斯及整个内华达已发生了怎样的脱胎换骨的巨变!古老的妓院业如今已江河日下,以樱桃牧场和Teresa所代表的价值体系已不再是社会的主流。当然,这个日薄西山的行业还披着合法的外衣,是不会心甘情愿地销声匿迹的。

鸡寮妓院于2005年曾在拉斯维加斯两家英文报纸(Las Vegas Mercury和Las Vegas Weekly)上刊登广告,宣称“提供有执照的妓女”、“欢迎富有的绅士们前来约会”,幷夸耀所有服务绝对“安全”和“干净”,广告还刊出了妓院电话号码。此举在拉斯维加斯引发一场争论,焦点集中在虽说妓院在奈郡合法,但在拉斯维加斯所在的克拉克郡却属非法,合法妓院在视其为非法的地区的报纸上刊登广告是否合法呢?依内州州法修订案201.430条款,不允许妓院刊登广告,甚至连制作印刷品都不被允许。但鸡寮妓院的代理律师声称,按照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任何一桩合法生意都有绝对的言论自由权。出版Las Vegas Mercury和本地最大报纸Review-Journal的报业集团法律顾问部门发言人也认为,在联邦法院向有关妓院广告的法规的挑战将会取得成功,因为属于商业言论的妓院广告是和其它言论一样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尽管Review-Journal并不接受这类广告。

2005年8月,著名的“好莱坞老鸨”海蒂·弗烈丝(Heidi Fleiss) 称要到内华达州来开一家世界独一无二的男妓妓院,她将雇用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让女人们趋之若鹜地来消费。她说已收到500个工作申请,打算先聘用20名男妓,并保留10个备取名额。海蒂·弗烈丝在上个世纪90年代,因专为世界级富豪和社会名流提供高级妓女而名噪一时,后因色情、洗钱等罪名被判入狱2年。她出狱不久就要再次出山,干的仍是她最熟悉的行当。她并称,如果男妓院不成功将会转开女妓院。不过,内州妓院业主协会的人士说她不一定能达到目的,因按奈郡法规规定,妓院经营者不得有道德沦丧的罪行,而像海蒂·弗烈丝这样的人会被质疑。

色情与反色情的较量

拉斯维加斯一直有一个不雅的绰号----“罪恶之城”(Sin City),赌、毒、色三项被视为罪恶渊薮。在拉斯维加斯向综合型旅游城市转变的过程中,观光、娱乐、购物功能的强化稍稍冲淡了赌的色彩,贩毒、吸毒遭到毫不留情的取缔打击,只有“色”最为微妙,法律与政府对它的态度也耐人寻味,一副欲罢不能,欲掩还彰的样子,有人也就看出其中的门道和商机,跟政府和法律玩起了捉迷藏。

    在拉斯维加斯萨哈拉大道东段,有一个面积颇大、生意并不兴旺的商业区,其中三家以“浪荡客俱乐部”(Swingers Club)名义申请营业执照的店家却常常门庭若市。他们做的什么诱人生意呢? 答案是:确实是天底下最诱人的生意----色与性也。

“换妻俱乐部”在美国早已不是新闻,拉斯维加斯也能觅到它的踪影,他们一般采用会员制,加入者通常限为夫妇。“浪荡客俱乐部”与之“业务”相同,却更为开放自由,只要有“性”趣,不论是否夫妇、情人,甚至孤男、寡女,皆可付费入内。进得门者,只要两相情愿,就可共赴巫山,行苟合之事。彼此间不支付金钱,完全无违法之虞。由此可知,所谓“俱乐部”,就是收费的性交场所。三家俱乐部收费标准略有差异,一般来说,单身男子入内需交40至60美元入场费,男女结伴费用反而稍减,单身女子入场则完全免费。

其中一家俱乐部的老板曾这样向记者介绍,进入俱乐部的浪荡客们可使用其中的一切设备,诸如健身房、三温暖、撞球台、钢管舞池,以及专为增加“性”趣味而设的电动皮椅等。浪荡客们既可相互玩“性”游戏,也可以观赏他人交媾,彼此不禁。

克拉克郡和拉斯维加市府官员们曾多次打算取缔这些以俱乐部之名行淫乱之实的色情窝点,但几年来一筹莫展。警方多次派出伪装成客人的便衣,以期发现他们违法的证据,卫生局也曾突击查验,企图找到能令其关门的理由,都未能达到目的。业者以“办事”男女互不收费为由,坚称不属卖淫嫖娼行为。卫生局检查人员查遍各处,连开一张违规罚单的理由都找不到,遑论取缔。

一位业者曾洋洋自得地表示:我们并不贩卖色情,只提供场所而已,与大酒店和汽车旅馆没什么两样,客人间相互作什么那是他们的事,只要不涉及金钱交易,就不能说他们违法。我们合法开店,这是宪法保障的民权。他说得振振有词,俨然一副虽法网恢恢却奈何不得我的样子。

      做色情生意的业主们千方百计钻法律的空子,超过一定的底线,管理机构便祭出取缔和罚款的招数,但双方斗法的桥段还是屡见不鲜。

硬石酒店的路牌广告因过于色情而被罚款,但他们换上了几只小兔子,模拟多种交媾动作,让识者忍俊不禁。当管理部门与之对簿公堂理论之时,硬石酒店认罚不认错,沸沸扬扬的新闻却早已让他们的路牌广告发挥出超级广告效果,硬石酒店不赔反赚。

在反色情的战线上,有时民众和社会公益组织也会冲上第一线。2004年6月27日,拉斯维加斯大道上多了许多衣着鲜丽端庄的漂亮女孩子,她们一如发放黄色广告的那些人一样,手里拿着许多卡片,派发给过往行人。她们在干
什么呢?原来是国际禁欲组织在拉斯维加斯召开“国际禁欲会议”(International Abstinence Conference),为反对拉斯维加斯的街头色情文化,特别派参加会议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女孩子上街发放“好女孩卡片”(Good girl Cards)。卡片正面印有端庄优雅、衣着整齐的六位少女图像,她们展露着天真纯洁的灿烂笑容,给人以青春、快乐、健康、自信的感觉;卡片背面印着各种性行为可能导致的疾病,以及美满婚姻可缔造幸福生活的宣传画。

色情文化是拉斯维加斯斑斓色彩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拉斯维加斯无与伦比的吸引力的一个不可或却的要素。可以说,既是自然的人性使然,也是以人权、自由、民主为标榜的美国政治文化的产物。所谓“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对拉斯维加斯尤其适用。也就是说,拉斯维加斯虽有千种风情,万种身姿,只要“赌城”是其不变的符号,就注定了它的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也许,这就是----拉斯维加斯的魅力,这就是----拉斯维加斯永恒的宿命。 (完)

 

 

 

 

 

Tel: (702) 767-9881 Fax: (702) 233-5128 Email: bluewindweekly@cox.net Address: 6480 W. Spring Mtn. Rd., #3, Las Vegas, NV 89146